止凡
  日前,環保公益組織長沙曙光環保公益中心對外披露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調查結果:郴州三十六灣礦區甘溪河底泥中,砷含量超標715.73倍;郴州三十六灣礦區甘溪村稻田中,鎘含量超標206.67倍;岳陽桃林鉛鋅礦區汀畈村稻田鉛含量超標5.093倍。據瞭解,這是第一份湘江流域重點工礦區重金屬污染調查結果公佈,官方對此暫無表態(12月2日《中國經濟周刊》)。
  湘江流域集中了湖南六成人口和八成左右的經濟總量,同時也承載了60%以上的污染。數十年的污染史與治理史相伴相隨,湘江至今仍是中國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河流。湘江流域長期生活在重金屬污染陰霾之下,這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但是,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到底嚴重到了怎樣的程度?說實話,這還是公眾第一次看到詳細的污染調查數據,而且是出自民間環保公益組織。
  早在2011年3月,國務院就正式批覆了《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實施方案》,這是全國第一個由國務院批覆的區域性重金屬污染治理試點方案。湘江重金屬污染治理由此進入了“國家版”時代。彼時,湖南發改委有關負責人曾表示,力求2015年鉛、汞、鎘、砷等重金屬排放總量在2008年基礎上削減70%左右,並通過5到10年的時間基本解決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重大問題,成為全國重金屬污染治理的典範。
  2015年已經近在眼前,砷超標715倍的數據,與“治污典範”之名卻相去甚遠。左邊是各種文件中的成績斐然,右邊是污染調查中的困境依然,越治理越嚴峻的現狀並未根本改變,湘江重金屬污染的沉痾之痛猶在。資金短缺的問題,治污技術的問題,甚至是基層重視程度的問題,都一如從前——觸目驚心的污染現狀,與麻木不仁的治污態度,這是央視報道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時給出的兩個關鍵詞。
  治理之路走過這些年,政府與政府之間、部門與部門之間、政府與企業之間利益勾連複雜,以至於舊賬還沒真正還,新賬又已添上。應當承認,湘江流域歷史久遠的重金屬污染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緩解它比消滅它要更為可行;但是,至少應該有直面真實現狀的勇氣,至少應該讓公眾知道具體的污染數據。否則,污染數據不明的治理,必然意味著責任不明與監督闕如——如果連重金屬污染的數據都不夠清澈,湘江要想清澈又談何容易?
  一方面,重金屬污染土地分類和治理,需要有大量數據做支撐;另一方面,沒有安全的田間,就沒有安全的舌尖,公眾也擁有對“毒地”的知情權。美國環保署網站有張互動地圖,題目就叫“我所在社區的污染治理圖”,上面顯示了全美各類污染地塊的位置。相比之下,《湖南省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報告》雖然早在2009年7月就已完成初稿,但至今遲遲未見公佈。如果不是民間環保組織公佈的調查數據,誰也不知道眾所周知的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到底有多嚴重。
  重金屬污染數據先清澈了,湘江才可能清澈。期待民間環保公益組織致力於“以更加完善的第三方數據庫為基礎構建一個公信平臺”的努力,能給政府治污帶來一些觸動。這既是一種倒逼一種監督,同時更是一種促進一種助力。   (原標題:污染數據清澈了湘江才可能清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e11celkuo 的頭像
ce11celkuo

Subaru

ce11cel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